malate

基本来说不写了。

[41]社情美术馆-01

!ATTENTION

41主,有71人外抹布1和3p,注意避雷;

Ib捏他,不算paro因为设定已经被魔改得乱七八糟了,请Ib粉轻点打死我(……;

没逻辑没剧情很放飞,请务必慎入。


—————————————————————————————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环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他本是在修学旅行途中,学校组织大家一起来了美术馆。环自然对什么艺术没有兴趣,但和一堆同龄人一起无论在哪儿都不会太无聊。好像上一秒他还在指着同学哈哈大笑,下一秒就不知怎么昏倒在了地上,再等醒来的时候身边突然所有人都不见了——原本明亮的场馆变得昏暗逼仄,墙上的壁灯闪着不详的暗红色光芒,映得四周鬼影幢幢。环一向对什么恐怖要素没辙,瞬间吓得七荤八素,只想原地蹲着一动不动,寄希望于再睁开眼睛一切能够恢复正常。

然而事实是,一声巨响之下,原本装裱得富丽堂皇的油画里居然伸出了一只手。穿着及地长裙的妇女面目狰狞,甩手就是一个花瓶,砸在环脚跟前的地面上摔得粉碎。他惊恐地抬头,发现异变的不只是这一张,整整一面墙上的油画都“活”了,从画里走出的人手中或持花,或捧书,但在环看来清一色的都是凶器。虽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必须逃跑的结论还是很容易得出来的,环一个鲤鱼打挺拔腿就开始狂奔。

他艰难地躲过了秋收归来拿着镰刀的劳动人民,甩掉了挥舞着锤子大炼钢铁的工人,利用会突然下落的地板摆脱了手持菜刀的厨子,终于安全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对于一个除了上课睡觉没干过坏事的普通高中生来说这着实有些刺激。

更关键的是,记忆中大门的位置变成了一道毫无破绽的水泥墙。环虽然迷迷糊糊但对方位还是很有自信的,更何况这家美术馆在正常时的结构并没有多么复杂,万万不可能记错自己半个小时之前走过的路,唯一的答案就是,在随着这些灵异事件发生的同时,他被关在了这间美术馆里,并不是简简单单地找到出口就可以的。

啊,受不了了,这究竟是怎样的设定啊,为什么不能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哒哒、哒哒、哒哒。

就在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像是皮鞋踩在大理石上的声音,与方才发狂的画不同,这脚步声听起来有条不紊,但这丝毫不能缓解环心中的恐惧,他紧紧地抓住唯一可以用来自保的凳子腿儿,动作小心地站了起来,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环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求求你了千万不要再是什么会爬墙的变态了,最好是正常的能交流的人类,这座美术馆里到底还有没有第二个人了——

“诶?”

从拐角处出现的,是一位看起来年龄与他相仿的少年。一头柔软光泽的黑发,露着半边额头;衣着考究,不但肩上有披风,胸口处还装饰着几颗闪闪发光的宝石。他看到环仿佛也吃了一惊,原地站住不动了,虽然一看也不是常理中的一般人,说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也没什么问题,但只看动作就能看出他和那些怪物的不同。环心中的恐惧马上变成了狂喜,太好了这里还有别人!他不是孤单一个了!

“四叶桑,你在这里做什么?”

意料之外的问题,环被问蒙了。

“…………啊?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下惊讶的变成了对方。环看过去只见他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疑惑。


“……停停停,你不要说了,让我梳理一下。”黑发少年——和泉一织皱着眉头,举起一只手阻止了环逻辑混乱的讲述,“总之就是,你吃着零食唱着歌,不知怎么就到这里了?”

“这么简单的事你怎么这么半天都听不懂,其实一织织很笨?”

“……”

“怎么了?”

“……没什么。”

“说起来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之前又没有见过。”

“从远处看你有点像我一个朋友,不小心就认错了,碰巧他和你同姓而已。”一织双手环胸,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大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总之四叶桑并不属于这里对吧。”

“嗯,莫名其妙我就被关进来了。那这么说的话一织织就是这里的人咯,为什么会在这么奇怪的地方啊?”

“算是吧。”一织顿了顿,继续说道,“之前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我一时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进来,你想出去的话,我也只能尽力地帮你找找线索。总之在这呆着不是长久之计,这边太危险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虽然一织也不清楚出去的方法,但身边多了一个帮手无疑就是巨大的进步了。环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像见到乡亲一样紧紧地握住了一织的手:“就靠你了一织织!快救救我一织织!”

“……………………”一织的回复是一个长长的静默的凝视,然后是无奈的一声长叹。“可要小心了,千万要跟紧我。”一甩披风带头向着黑暗走去。


不过事实证明,多了个看起来聪明机智还很厉害的小伙伴并没有对现状产生什么有效的改善,他们依旧被追得屁滚尿流。环对一织本身充满了期待,毕竟穿得那么夸张,看着就像能随手从掏出游戏里那种纯金左轮小手枪的。结果一织除了认路比较厉害,根本就不能打,连武器都是环现给他找的。

当然凳子腿也没派上用场,比起环二话不说一通乱揍的方式,一织更倾向于避免冲突。他对各种可以躲避的角落了若指掌,这样的模式有点像那个叫逃生的游戏了。环躲在柜子里透着缝隙偷看横冲直撞的雕像精,突然觉得现在的画面十分搞笑。

完全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自从一织出现,环脑中那根弦儿突然就松了下来。渐渐开始体会到了周围的滑稽,也有闲心吐槽了,有人聊天就是不一样。一织织可比什么强心针厉害一百倍,简直就是一天结束的下课铃,是游戏里的金手指,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布丁!

“你又在傻笑什么,都笑出声音来了,一会儿把他们引过来怎么办?”他的救世主扭过头白了他一眼,用压低的气声悄悄说道。然而环根本不想管,这些雕像看起来可比刚才的劳动人民蠢多了,手里还没有凶器,最多是个铅球。他严重怀疑这些家伙的耳朵根本就是摆设。“当然不是这样了,他们是能听见的,你可千万别冲出去对他们大喊大叫。”

环心中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他有点好了伤疤忘了疼,已经切换到了玩耍模式。他敷衍地哦了一声就玩起了一织肩膀上的装饰。柜子里空间本就狭小,大概是离得太近了,一织怕痒似的猛得缩了一下脖子。“你别闹了!”好像有点真生气了,环只好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等到外面终于安静下来感觉已经过了一个世纪。环从柜子里出来忍不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安全归安全,但老这么窝着真不太舒服。

一织拉了拉戴着的黑色手套,呼地长叹了一口气:“可能因为突然出现了外来者,平时没有这么躁动。”

“平时?所以这里的画就是会蹦出来打人?”

“嗯……可以这么说吧。但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和平的,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

“怪我咯?你们这里好奇怪啊——怎么才能出去我现在就想出去——”

“你着急也是没用的……总之我们先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有几个朋友可能会————啊!”

只听一声巨响,从两人视线死角中突然出现的手将一织一拳打飞了出去!环回头只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一人高的大理石雕像直直冲向了摔倒在地的一织,直接把他按在了地上。

“一织织!!!”

“四叶桑不要过来!”一织突然喊道。和那种黄金比例的肌肉壮汉拼力气明显是不可能的,雕像一只手掐在一织脖子上就把他按得动弹不得,就好像是案板上的鱼肉,无论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的。一织看向他的眼神无比严厉,“你就站在那里原地别动,一会儿……一会儿就结束了。”

看着同伴被殴打在地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但环却真的仿佛被定身在那,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雕像动作熟练地拽下了一织的裤子。






TBC

………………………………那个,是吧!友人M强烈要求这样的放飞,我也是不想的!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a/v厂都会翻拍欧美大片,比如a/片版美队,钙片版蝙蝠侠等等,所以就把这玩意当成成人版Ib吧!我跪在地上向Ib道歉((((。概括起来就一句: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ry

东京站的衣服太好看了,沉迷。

好忐忑啊不要打死我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ma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