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te

基本来说不写了。

[41]雨宿り

!ATTENTION

大正paro,设定按照阿塔的《心模様》,基本上是前情提要2的看图说话;

短,没剧情没逻辑,标题都是跟阿塔那偷的,我的预警就是阿塔前文的预警,请确保已充分体会前情提要1和2;

没,没什么可看的……抛锚了……。将爱心传递下去!((



—————————————————————————————


初夏的天气就是这样阴晴不定,稀稀拉拉的水点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倾盆的大雨,迎头就被浇了个措不及防。在这种程度的暴雨面前有没有伞已经不重要了,挣扎着冲进家门的一织觉得全身上下都散了架,他们活像两块刚被捞出来的抹布,站在那里就哗哗地往下淌水。

披风倒算是派上了用场。在四面八方飞来的雨点下能护住头顶就已是不易了,脖子以下的部分基本都已经湿透,紧紧地黏在身上。一织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赶忙抓住伸腿就向屋里迈的环。不愧是不谙世事的大少爷,丝毫不知道榻榻米的娇贵,这一旦着了水,可就不是一下两下能解决的问题了。

“你等一下,先把头发擦擦干,不要着凉了。”所幸玄关处有条又大又厚的手巾,一织伸手够了来,二话不说就裹到了环脑袋上。环的身高比他高上不少,受灾状况比他严重许多,扎着的小辫子都能拧出水来了——一织给他擦头发倒是擦得十分熟练,毕竟像这样的狼狈也不是第一次了。在家的话想必都是由佣人代劳,所以从一开始一织就自觉地承担起了这项任务。

换洗衣物倒不是问题。明明没有留宿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环就放了一整套衣服在这边,专门为了应付这些不时之需。事实证明意外的频率简直高到可怕。接下来只有如何在尽可能不蹭湿地板的前提下把它们拿出来了,一织默默衡量了一下,觉得一定程度的损害恐怕是在所难免了,就算他把裤腿都卷了上去,浑身上下的雨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拧的干的,只好硬着头皮尝试一下,寄希望于他的行动足够敏捷——

“——!?”

他的思考还没得出结论便被猝不及防地拽了过去,环一口吻了上来。

“环先生?环先生你干什——唔——”环的动作一向迅速,扶着后脑的手将他的脸牢牢固定住,一织就全落到了他的掌握范围里。回过神时上下已经颠倒了过来,后背紧紧地贴着墙,环浸满雨水的衣服与他的又落到了地板上的水洼里,刚才的努力算是白费了。

一织有些恼怒地开口,骂他是不是故意想要感冒。环顶着一张若无其事的脸说,反正衣服都湿了,还不如赶紧脱下来。话音还未落,紧接着便轻车熟路地把手伸了进来,扒掉了一织身上的外套,扯开他一丝不苟的领口。

与冰冷潮湿的空气形成鲜明对比,环的手心好像有些过于热了。一织还要分心想这到底是他在发热还是自己身体的感官出了岔子,不过又一琢磨便打消了这层担忧。白痴是不会感冒的,想必这位四叶环同学要比他健康个十万倍,足以生龙活虎地在雨中跑上那么几个来回。

除去了身上累赘的衣物,贴上对方温暖的身体,一织不免有些瑟缩,环像感觉到了,垂着眼睛小动物似的吻他的脸颊。一呼一吸间熟悉的气息喷在脸上,一织只好难耐地闭上眼,任由自己的手被对方抓在手心。

放着一堆正事不做却在玄关挤成一团,恐怕被雨水浇坏了脑子的是他才对。


一时冲动,十之八九是要后悔的。这天的后悔来得还比平时还要早一些。

昏昏沉沉之间,隔壁门锁的喀嚓声比窗外的响雷还要惊人,吓得一织一个激灵,赶忙抬起双手捂住嘴,把溢到嘴边的声音按了回去。好巧不巧偏偏是这会儿回来,他这屋子的墙简直比纸还薄,随便一点动静都能被听的一清二楚,更别提这些有的没的。

一织顿时紧张了起来,但这又不是说停就停得下来的。环伏在他身上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慢慢地将自己送了进来。一织感到身体一点点被充满,瞬间连该怎么呼吸都忘了,又不敢松开双手,恨不得能原地憋死。

走在木地板上的脚步声近的似乎就在他们身旁。住在一织西边的是一位年过四旬的大婶,带着一个十几岁正直青春期的儿子。为人热情的很,他们受了她不少帮助,比如三天两头热乎乎的饭菜。她的脚步声听起来匆匆忙忙,好像在屋里找着什么。就连走路都会吱啦作响的地板,怎么会禁得住两个人的体重,一织听着自己身下奇怪的声响,只希望现在就死了算了,反正让邻居知道了他也没脸活了。

一织稳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努力压低了嗓子,抓过环的脖子,小声地对着他的耳朵说道:“环、环先生……你慢一点……”

环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怎么了?一织织居然这么快就示弱了。”

“我没有。”一织怒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好像根本没听见似的,不是蠢大概就是聋了,“我是说有人回来了,你不要闹了,别,嗯,别弄出声音……啊!”

结果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环坏心眼地往里顶了一下,一织也不知道自己的叫声有多少漏了出去,仅有的精力也就够他对付自己的本能了。环扯着嘴角笑了笑,一只手把散下来的长发向后梳过去,另一只手熟练地推开障碍,低下头亲他的嘴。没了外力的限制就彻底无能为力了,一织只能松开牙关,任由对方的舌头扫过口中的每个角落。

“有什么关系,外面雨这么大……”

“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这点……嗯……雨什么都遮不住……你,嗯,你快——啊——”

“一会儿叫人慢些,一会儿又让人快,你到底想怎样啊?”

“你自己清……楚!我不是……不是这个……意……”

“好麻烦啊不管了。”环啧了一下,不但一把抓住他下面,还用指腹在前端不轻不重地蹭了一下——一织腾地一下弹了起来,活像一条脱水的鱼。环也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说道,“……明明是一织织自己反应太大,你这样让我怎么慢啊。”

一织还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便被抬高了腿,接下来一段时间就只剩下了抱住对方脖子的力气。很快他就没有再思考什么的功夫了。


环对他房间的布局可谓是了如指掌。一织看着他不假思考地就拖出了柜子里的被褥,随便往地上一摊,然后抱着他行动敏捷地滚了进去,用被子把他们包成了一个团儿。环的手脚都扒在他身上,扒得一织是动弹不得。他也懒得从头教他把被子弄脏之后洗起来有多么麻烦,反正裹都裹了,就算说出大天来,也不会是他四叶大少爷亲手去洗,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麻烦。一织觉得十分没辙,脱力地叹了口气,把脸埋进了他脖子里。

“?好痒啊。”环稍稍缩了一下,紧接着还击似的抖着头发在他脸上猛蹭了起来——这根本就是大型犬,毛长的部分都很像。

窗外的雨还在稀稀拉拉地下着,感觉上比方才小了不少,但也不是马上能停的感觉。为什么总和雨过不去呢?初识的那天就是这样瓢泼的大雨。一织缩在被子里,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雨雾中静静撑着的暗红色的伞,和模糊得仿佛要融入背景的浅紫色。

“……逢坂先生怎么样了?”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但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一织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想问什么,更不用说预期的是怎样的答案。

环被问的一懵,马上又换上了一张不怎么高兴的脸,“跟小壮有什么关系啊?他最近又来找你了?”

“……没有。”

“那你提他做什么啊。”环活动了一下肩膀,转过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一织按在怀里,说道,“我困了,我们睡会儿吧!”

“啊?这大下午的睡什么睡?”

“反正也没什么事可做嘛,雨也不停。”一织抬头一看,环的眼睛都闭上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也不知是装的还是怎样,“困了嘛,下雨天才适合睡觉。”

“……”一织没了脾气。毕竟他连抬个手都困难。

当然环说的也没错。略微潮湿的空气,温暖的怀抱,基本具备了所有一场好觉的因素。一织刚放松下来便觉得浓重的睡衣扑面而来。

——算了,有什么要紧的非要现在去做呢?

他放弃了挣扎,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任由自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END


这不是我想看的也不是我想写的车,再见我去搞笑了!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ma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