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te

基本来说不写了。

[41]孤独天堂-04

!ATTENTION

四叶环x和泉一织,现代AU,年龄操作有;

单纯为了满足作者恶趣味和主线没什么卵关系的579性转,除了41都是粮食;

标题跟正文没什么关系,基本问题都解决了只剩谈恋爱的设定,he。


[3]


————————————————————————————


* * *


“采访一下陆,这次的新歌是难得的恋爱题材,莫非是有什么心动的故事?来讲一讲在唱这首歌时的心情吧!”

“啊,其实跟我们没关系啦!这首歌是说要勇敢面对爱情,机会要自己努力抓住才好!不要留下任何的遗憾。”

“可能唱情歌就会有这种困扰,不如说我每天都在恋爱哦,和喜欢我们的大家。”

“天姐天姐那我呢!”

“当然还是最喜欢陆了。”

“呵呵,今天的天陆姐妹也是一如既往的相亲相爱。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听‘7*9’的新歌——”

一织选择关上了电视。一个刚失恋的人现在拒绝任何情歌。

前一天他神魂颠倒地跑回家后,才想起来自己本身去接的天陆二人被他扔在了原地。所幸掏出手机看到天在Line里说她们去找乐了,让他送回去,叫一织不要担心好好享受。一织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干脆冲到便利店把所有的酒都拎了回去。一时冲动的结果是,宿醉导致头疼欲裂让他只想回去睡到天荒地老。

谁说的一醉解千愁,信了的自己简直就是傻逼。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失恋了还要起床工作。昨天夜里一织借着酒劲请了一周的假,但他这工作的性质根本一天都离不开人,能睡到中午就已经是奢侈了——虽然根本不想爬起来,但门铃已经响成了连打,他只好套了睡衣,扶着墙过去开门。

大概是送快递的吧,怎么脾气这么不好。

“麻烦您稍等一下————啊???”

然后一织一下就清醒了,门外占着的正是四叶环——本人。

“喊你这么半天都不开门,啧一织织你身上好臭啊——诶诶诶别关门啊??好不容易给我开了!”

“你怎么会来?怎么知道的我家地址?!”

“陆陆告诉我的啊?!你干嘛啊快让我进去!”

“进什么进,你可以走了!”

“我来都来了为什么要走!快把门松开。”

“谁让你来的啊你为什么要来?我不想看见你你快走!”

“小壮让我来的!!一织织别闹了一会邻居都出来了丢不丢人啊!”

“你走了不就好了吗!……等等,逢坂老师??你还跟逢坂老师说?!”

“一织织你快让我进去,小壮超可怕的她听说我把你弄哭了让我来跟你道歉,还要砍我的手指!!!”

“什么手指你胡说什么呢,我不需要你道歉你快走就没事了!!”

“我才没瞎说!一织织你别闹了,小壮说了我自己解决不了她就要带着我和小理来找你了!!你总不想让她来吧!!”

“……你说真的?逢坂老师??”

“当然了我骗你干什么!快快,你这是喝了多少啊,臭死了。”

“……”

一织要疯了。事情的发展太突然,宿醉的大脑根本处理不了如此之多的信息量,但唯独让逢坂壮五亲自登门拜访是绝对不行的。他手上刚一松,环就像泥鳅一样从门缝挤了进来。


不愧是来登门道歉的,环还带了礼物——两大盒布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这么喜欢吃这个。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一织就恨不得两巴掌把自己抽死,现在他们已经彻底没什么关系了,怎么就改不了这个臭毛病呢?

当然作为主人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但他又实在不想太热情地招待环,想了想从一片狼藉中挖出了听啤酒,给环开了放在了茶几上。环一反常态地进来以后就规规矩矩坐到了沙发上,甚至没有东看西看,就像犯了错的小孩子那样。一织在心里又抽了自己八百个嘴巴。

“所以你来干什么?要是道歉就不必了,你也没做错,没什么可道歉的。”

“哦!我是来给你送围巾的!”环好像这才想起来似的,唰地从包里掏出一条围巾,正是一织昨天忘在店里的那条。

“……谢谢。”这个理由好不正当,一织也没法说什么。虽然他现在特别想知道环到底都跟逢坂壮五说了什么怎么说的,但当务之急还是将这位大仙送走,“好了,围巾已经送到了,你回去吧——替我向逢坂老师问好。”

哪知环听了这话一拍桌子,大声说道:“我不回去!一织织还没原谅我呢,现在回去小壮会杀了我的!”

“从刚才起你就在瞎说什么啊,逢坂老师才不会这样。”

“你根本就不了解小壮!她超凶的!”环煞有介事地说完,忽然又安静了下来,挠了挠脑壳,今天他胡乱地扎了个小揪。环有些小心翼翼地看向他,说道,“一织织,你还难过吗……?”

一织觉得头疼,但也发不起火了。“……我没事,你也不用太在意我,昨天是我失态。”

“哦……那你想见我啦?”

“我并不想见你啊,不是你自己来的吗?真的,你没什么需要向我道歉的,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过去了是什么意思,你还会来我店里玩吗?”

“当然不是了,昨天我说什么你没听懂吗?”

“噢……”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这不还是不开心嘛,你要怎样才不生我气?”

“……”一织词穷了,这倒是好像昨天他撒的狠都白撒了,看起来同样的话就算再说一万遍环也理解不了,他只能放弃了,“我没生你的气,也没不开心。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要去上班了,还是赶紧去吧别迟到——”

“一织织。”

他的话被打断了。环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步就走了过来。他一只手抓住一织的肩膀,另一只手抬起了他的头。一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只见环的脸在他视野里放大放大,最后就只剩下长长的水色的睫毛。环轻轻地吻了他。

一织的大脑像核弹爆炸一般一片空白。

“……小壮说的果然有道理,这样简单多了。”

“——”

环挡着光源,投下的阴影打在一织身上,一织睁大了眼睛,在近在咫尺的距离里看着环将跑到眼前的碎发拨到耳后,又再一次地俯下身来。


说没妄想过是不可能的。但一切的幻想都是建立在,一织清楚地知道没有实现的一天的基础之上。突然一下变成了现实,他完全懵了——吓得连喘气都不敢,像静止在原地,就连心跳都找不到节奏。环的吻比一织想象中要轻柔十万倍,只轻轻地贴着他的唇瓣,像羽毛啄在上面。

直到环再次放开他,一织还维持着那个姿势,右手扶着沙发,胳膊因肌肉僵硬紧张得甚至开始颤抖。

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表情说不出是得意还是什么,总之明显比刚才放松了很多,带着那么点胜券在握的咄咄逼人。他说道:“你这不像是不愿意嘛,我就当你很高兴了!”

“——”一织这才反应过来从沙发上一下弹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捂住了嘴。心脏把全身的血液都泵上了脑袋,不用说都知道他的脸一定烧得通红。

“小壮跟我说,要是一织织还东扯西扯的不好好说话,就直接亲你,一次不成就亲两次,听小壮的真没错。”

“怎、怎么能——”逢坂老师这瞎支的什么招?怎么能对同学动手动脚呢?!

一织的话没能说出口,因为环又凑了过来,他再一次像被定身似的立在了那里。“有什么不好的,一织织不是喜欢我吗。”环的眼睛紧紧地追着一织,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双眼,“我也喜欢一织织啊。”

环的告白击在鼓膜上,击出了惊涛骇浪。这是就算梦中都不曾出现的场景。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唯独他的心跳在持续加速,剧烈的鼓点连成了一片。向情感投降是这样容易,但一织费尽力气抓住了最后一丝理智:“……不是这样的,你只是觉得必须回应我,其实——”

“你再说我又要亲你了。”

“?!?”

“我不用你分析我是怎么想的。”原来环严肃下来是这个样子。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把一织别开的头扭了回去,一只手像顺毛一样摸了摸他的后脑,“我自己清楚的很。想跟你在一起,想听你跟我说话;看你哭我会难过,亲亲你我会开心,这怎么不是喜欢你了?”

他张了几次嘴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没哭。”

“你哭了。”

“……”

“以前我就觉得一织织喜欢我。但你一毕业就消失了,我就想啊是我误会了,其实你很讨厌我,平时都是装的。”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不说我怎么知道啊。所以陆陆跟我说了以后我特别开心,果然我是对的。”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明明我也喜欢你的,为什么反而会让你难过呢?”

“小壮说你都是为了我好,但这样我也不开心,所以我不要再听你说话了。”

“我不管你在害怕什么,反正我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一织织一织织。”环把额头贴上了他的,这下一织避无可避,只得睁大双眼,“你别不理我了。”

小学生级别发言让他哭笑不得——但一织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根本无法拒绝。有谁能抵抗得了喜欢的人这样的告白?

完蛋了。这次是真的没救了。

“你怎么又哭了?”

“我没有!”

想要涌上眼眶的热流被一织努力抑制住了,他吸了吸鼻子,抬起的手被环抓在了手里。

“……一织织,我想亲你。”

“……”

一织想当务之急恐怕是,要先教会环不要什么都说出来。








TBC

感觉朋友们差不多都收到了,还有一个烂尾下周末发。

我都不好意思重看这篇了,就让它这么过去吧((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malate | Powered by LOFTER